在吃中午饭之前,小明他们一伙就暂时分开,一些人随着皇甫皇去将那巨额支票兑现,另一些人则留在附近的咖啡厅中,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行李,等候皇甫皇他们回来。? 八一中文 W?W?W?.?8㈧1㈧Z?W㈧.?COM

    支票很快就兑现了,但由于扣除巨额的税后,其实所剩下的可不到原来的五分之四,可依旧是巨大的金额,足够让梦之队选手奢侈地过上一段日子了。

    在去兑现的那短短的路程里,柳残月的手机可响个不停,都是一些大牌子找梦之队代言,还有一些地方的电竞比赛邀请他们去做嘉宾,无论是那样,所开的报酬都是非常丰富的。

    然而,柳残月想到梦之队应该做的,可是先好好放松一下,还有召开那个记者招待会,所以就暂时没有理会梦之队业务的事情。

    很快,小明他们又重新汇合了,他们将行李拖放好之后,就去吃个饱饭,然后便一起坐车去机场,坐飞机去佛罗里达了。

    由于记者会可是在几天后召开,这段时间里,梦之队他们可能够尽情地玩耍,享受美帝的生活,同时也庆祝比赛的胜利。

    在去机场的路程中,普朗克船长可对着小明他们说道:“既然你们要玩耍,我们也不便打扰你们,虽然我们会跟着你们,但为了避免其他人的怀疑,我们还是尽量不要说话吧!”

    小明他们连连点头同意,都觉得在外面和普朗克船长他们这样的真魂交流,毕竟外面的人极少能够看到普朗克船长他们,要是小明他们与普朗克船长一路有说有笑,很容易会让人怀疑他们是疯的!

    飞机很快就到了佛罗里达,在皇甫皇的带领下,小明他们先吃上一顿晚餐,然后就坐着大巴,去到迪士尼乐园附近的酒店入住。

    由于现在可是淡季,酒店的生意并不怎么好,小明当然就不能够像之前那样幸运,和林美琪住着同一间房了。

    这样,皇甫皇和孔仁义一间,柳残月则和小明一起,蔡礼和便同龙一飞,而林美琪则带着小芳和小威那两个小屁孩!

    然而,小明并非无计可施,他得知小芳和林美琪在同一间房的时候,自然在大家回房入睡时,可找个借口进入林美琪的房间,假意和小芳玩耍,接机和林美琪套进。

    只是小明本来就是一个口笨的人,不懂得什么风趣,说来说去都是比赛的事情,结果林美琪听得十分乏味,反倒是小威听得津津有味。

    “还有呢,还有呢?!最后到底怎么样?!”小威十分仰慕地看着小明,追着他问比赛那时候的事情。

    可林美琪却打了一个哈欠,摇了摇小威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现在都夜了,明天你们还要去迪士尼乐园玩的!你的小师父也要睡了,早点休息吧!”

    小明见林美琪下了逐客令,尽管小威多么不情愿,也不好意思继续呆下去,便和大家说声再见后,就离开林美琪那间房了。

    然而,当小明来到柳残月那间房的门口,使劲敲门,却没有任何反应,过了老半天,里头才传来柳残月的声音:“别敲门,没有人!”

    “没人又会有人回答?!”小明有些哭笑不得,接着说道:“师父!是我啊!开门吧!不要玩了!”

    可这一回,柳残月还是没有开门,而是装作打呼噜的声音,即使小明再怎么样敲门,里面也不再理小明了。

    很久,才传来普朗克船长的声音,说道:“拜托!你师父不理你,明显就是在帮你!你真是一点都不懂你师父!去吧,快去找你的林美琪吧!”

    小明听了满脸通红,想了一会,才说道:“人家都睡了,我才刚从那里回来,怎么好意思回去?”

    “白痴!”里面普朗克船长骂道:“你照实说不就行了嘛!说你师父睡着了,你敲门没有人应,假如林美琪不留你的话,我就不再回去我们原来的世界!”

    小明顿时恍然大悟,笑嘻嘻地道了声谢后,就开始跑到林美琪那间房去了。

    “睡啊?”

    林美琪听出了敲门声,就下床拖着脚步过来。

    “是我,小明!”小明站在门口,紧张兮兮地回答道。

    林美琪不耐烦地打开门,看到小明哆哆嗦嗦的样子,然后笑道:“怎么了,不舍得这里啦?你不是和教练一个房间的吗?”

    “教练睡得可像一只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起,外面又冷,我可不想睡在外头,所以就……”小明尴尬地回答道,尽管他可是第一次在美女面前说假话,可却十分流利。

    林美琪看不出什么破绽,也就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招呼小明进来,说道:“那两个家伙可睡着了,不要吵醒他们!”

    小明点点头,蹑手蹑脚地跟着林美琪身后,轻轻地关上门,见到小威和小芳一人两人睡在一张床时,就愣住了。

    小明看到林美琪坐在床边时,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先去刷牙。”

    “没有新牙刷了!”林美琪有些为难地说道:“刚才小芳刷牙后,小威不小心将一支牙刷掉进厕所里,现在就剩下我的了……如果你不介意,那你就先用我的吧!”

    小明其实不过是找个借口不问如何睡觉的事情,并没有想到林美琪竟然主动,肯将用过的牙刷给小明一起用!

    林美琪见小明楞在那里,心里就有些不满,皱着眉头道:“怎么了,用我的牙刷难为你了!我又没有什么病……”

    “不是……”小明羞涩地说道:“只是,这样就算间接接吻啦!”

    林美琪噗嗤一笑,见那那两个小鬼可睡得很熟,便说道:“当初我们可直接接吻了,现在你却怕间接接吻吗?”

    小明见林美琪都这样说了,也就不好意思退却,便进入洗手间里,小心翼翼地捧起林美琪用过的牙刷,很幸福地照了照镜子,开始上牙膏,细细体会牙刷刷毛与牙齿之间的接触了。

    经过几次刷漱后,小明就由洗手间出来,却见林美琪拍了拍床边的位置,然后说道:“过来吧,我已经让出一小部分位置给你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