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小明都躺在医院病里,有早到晚都无所事事,除了吃喝拉撒睡外,就是在上吊瓶,一瓶接一瓶地打。八 一中★文网Wくw★W.81zW.CoM

    这都没有什么,最让小明无法接受的是每次他右手伤口换药时,当护士为他拆除纱布,就会露出那畸形的右手:

    手背布满伤疤,有几道伤口还有线缝合着,前三根手指并无异样,但最后两根猥琐蜷曲,没有生机,好像枯萎似树枝一样。

    “好丑!”

    小明内心暗暗想到,他现在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虽然他们打败了埃及队,获得了出线的资格,可这代价真的很大,他也开始有些怀疑这么样做值不值得。

    虽然,在头几天小明都不能活动他的右手,而且还有靠止痛药来缓解术后带来的伤痛。但现在小明已经不用吃止痛药了,他能够勉强地晃动前三根手指。

    尽管轻轻地那么一活动,他就觉得右手好像被刀割一样痛,但专家医师可通过皇甫皇可告诉过小明,最好尽量地动一动食指,不然他的食指就会僵硬的,对以后的恢复不好。

    小明想到比赛也近了,他还是准备要参加比赛,所以也只好紧咬牙齿,忍受非人的痛苦,时不时地蜷曲他好健康的食指。至于那已经畸形的后两根手指,根本就没有感觉了,更不要说晃动。

    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小明所需要吊瓶也就越来越少了,他也开始下活动,有空的时候就去医院外面的公园逛逛,呼吸外头的空气。

    这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小明就和教练柳残月去小公园里逛,并且开始谈谈十八强比赛的结果,还有梦之队即将要遇到的对手。

    在这十八强赛事里,来自美国的dk队自然脱颖而出,根本就不用打第三场就获得了出线资格。而其余的队伍也有各自的精彩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朝鲜的队伍,竟然没有参加比赛,自动弃权了。

    “朝鲜队弃权了?”

    小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这朝鲜队的实力并不弱,他们所操控的真魂非常奇怪,能够化作任意英雄,实力绝对不简单,但竟然这样放弃比赛,一定有什么原因的。

    “可能他们国家的经费不足吧!”柳残月冷冷一笑,说道:“朝鲜队他们不像我们,在电竞行业里基本上都是自由展的,他们可是国家的一项工程而已!当这项工程要取消了,他们也只能够打道回府。”

    小明微微地点点头,虽然不太认同柳残月的看法,但也觉得教练说的并非不可能,于是便说道:“我们队的对手呢?是不是日本队?”

    “是!日本队出线了,后天我们就要和他们比赛……”柳残月淡淡地说道,然后朝着小明的右手瞥了过去,并没有再说话了。

    小明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道:“那好!我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后天我能够比赛的!日本队他们并不简单,我一定会努力的!”

    “好!”

    “教练你不阻止我去比赛吗?”小明见柳残月只是一味地点头,感到有些奇怪。

    “谁能够阻止你?你这牛脾气!”柳残月呵呵一笑,用手婆娑着小明的脑袋,接着道:“不过,你要上场自然没有问题,但你可不能够操控普朗克船长,让龙一飞去操控普朗克船长!你操控皇甫皇的德邦!”

    “什么!?为什么?!”小明对此有些不解,但想到自己的右手目前的情况,也就明白其中的缘故了。

    柳残月见小明这么问,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说道:“你的伤好没有好,我难道不知道?现在还是听医生说吧,等拆线之后,你的右手恢复得七七八八时,你爱怎么样操控普朗克船长也没有所谓,现在还是让他们去拼搏,你就安心养病吧!”

    他们在这小公园里逛了一会,累了,就到医院的咖啡厅里休息,然后柳残月就送小明会病房了。

    第二天,皇甫皇他们一早就来到病房,和小明一起去找他的主管医生,说明了比赛的意图后,要求请一天假,暂时停止治疗。

    那医生自然不愿意,叽里咕噜地和皇甫皇他们解释了一大堆,死活不让小明去参加什么比赛,并且用身上的对讲机叫人过来。

    很快就来了一个年老的医生,他看了看小明他们,就笑嘻嘻地对着那中年医生说了几句话后,那中年医生就摇摇头,拿出几张纸,让小明他们在上面签名了。

    “什么来的?”小明他们连忙问道。

    皇甫皇一耸肩,摇摇头道:“合同协定,大致内容就是小明在外面遇到什么问题,也不关这里医院的事!如果我们不签这份合同,那一旦我们离开了医院,他就当我们自动出院,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也不关他们的事情。而以后想要回来治病,估计也没有位了。”

    “外国人真小心!”小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就用左手握着笔,歪歪扭扭地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向那些医生道了声谢后,就和大伙一起出医生办公室了。

    他们才来回到病房,却见病房里有一个水果篮,上面有一张卡牌。

    大家很警惕,龙一飞却拿起那卡牌自个先看了一遍,然后就扔了,口里还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小明他们不明白是什么一回事,蔡礼和连忙拾起那卡牌,并且念了出来:

    早日康复,比赛场一决高下!日本队

    “扔了,扔了!这些水果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毒!”龙一飞很生气,抱着那篮水果就准备扔到垃圾桶里。

    哪知道这个时候柳残月却阻止他,并且解开水果篮,随便拿出一个苹果来,洗也没有洗,就往嘴巴里一咬,边吃边道:“不要这么小心眼,日本队他们不会做这么样的事情的!他们的教练你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并不是什么卑鄙的人!

    况且,现在埃及队他们明显是获得优势,根本就没有必要耍那下三滥的手段,一旦被人告了,不仅取消比赛资格,还追究其刑事责任!”

    大家听了,也就不担心那水果篮的事情,也开始吃起里面的水果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