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先生带小明他们进入了一间雅房,分宾主而坐下来。八一中 文网W★w W★.★8√1 z★W .くC o M.b.

    与其说坐,倒不如说是跪着的,因为这雅房里并没有什么凳子,桌子也十分矮,所以小明他们只能够学那些日本人跪坐着。

    田中先生见这些中国人或是跪着,或是像佛道家那样打坐,扭扭捏捏,很不成样子,便笑着示范大家应该怎么样坐着。

    “你们日本人真的很奇怪!”龙一飞扭了扭屁股,然后说道:“外面都有凳子坐,怎么里面去没有!不是包厢会贵一些吗?”

    田中先生呵呵一笑,说道:“包厢是好一些,也更加传统一些!说起来,这传统也是和你们中国人学的!在春秋战国的时候,你们也是像我们这样坐的!”

    龙一飞对历史一窍不通,也不知道那田中先生说的是真是假,所以就没有插嘴了。

    而是小明一上历史课就会头晕,虽然他现在看到这包厢里的水墨画很美,很有中国风,也会知道日本和中国应该有些渊源了。

    孔仁义和皇甫皇现在都十分警惕面前的日本代表队,不知道他们现在请梦之队选手吃饭,到底是什么葫芦什么药!

    还是柳残月见多识广,当他听到田中先生谈论到这个话题时,便佩佩而谈,和田中先生说起了两国之间的交流。

    叹了一些无关要紧的话题后,田中先生就为大家他们这里最出名的菜式,并上了一瓶清酒,一些饮料,正式就餐。

    小明见满桌子上都是生冷的东西,夹了一块刺身吃后,就觉得黏糊糊的好恶心,差一点就要吐出来,不过他不想失礼教练,还是硬着头皮艳霞去。.b.

    可龙一飞却没有小明那么细心,根本就没有想到那样的问题,只是把那块鱼片吐了出来,忙用旁边的酒杯簌口,又吐到碗里,然后说道:“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好恶心啊!这都是什么玩意?!”

    田中先生瞳孔微张,嘴角抽搐了一下,但脸上很快又堆满了笑容,呵呵地说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生吃更让人感到到食材的新鲜,竟然你吃不惯,那就换熟食!我们这里也有乌冬,也就是你们的桂林米粉!”

    随后,他朝外面喊了一声,然后拍了拍手,一个穿着和服的服务员就推门进来,很有礼貌地向大家鞠躬,然后用日语询问。

    龙一飞他们不要说日语,就算是英也不太懂,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那服务员说什么。

    “你要什么?”

    田中先生拿出菜牌给龙一飞,说道:“这些都是熟食,你尽情点!”

    龙一飞粗略地看了看,就点了一碗牛肉乌冬,并要了一些小墨鱼。

    “再要多一碗!”

    小明见龙一飞点完之后,很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也吃不惯生的东西!”

    田中先生微微一笑,就命令那服务员去准备,便继续和柳残月把酒言欢,说起以往的事情了。

    虽然,柳残月一开始并对这位田中先生没有什么印象,毕竟当年的日本队并没有像如今这么强,能够在世界大赛崭露头角,连续几次都进入了八强。

    可是随着柳残月和田中先生交谈得越多,也就终于对他有些印象了。

    这位田中先生,虽然之前是在日本队里,不过却是里头最弱的一名选手,当初柳残月所操控才普朗克船长,就是连续在田中先生身上获取人头,不断地拉开距离,结果才赢得那么风光。

    他们两人饮酒畅谈,过了没有多久,乌冬面很快就上来了,小明他们道了声谢谢后,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这日本桂林米粉,并听着两位教练交谈。

    “之前你打败了我,我一直都想要和你对战一场,希望能够在下一次比赛打败你!可是……”田中先生停顿了一会,然后望了望柳残月的右手说道:“可惜那件事情之后,你就在世界消失,虽然外面的人说你收了别人的黑钱,不过我不相信你会这么样做!你绝对不会!”

    柳残月看到田中先生变得十分激动,有些愕然不知所措,只对他报以微笑,说道:“我确实没有,不过媒体狂轰滥炸,我上诉无门,加上杨晓风生性狡猾,我并没有证据证明他和那些人有关系,反而他却有证据证明我收了黑钱!”。

    田中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道:“最后你也沉冤得雪啦!现在我们又可以堂堂正正地比赛,不过这一回并不是比操控,而是队伍管理了!说真的,你们梦之队的表现确实很不错,但我还有信心,我们的队伍还是能够打败你们的!”

    梦之队他们听了,楞了一会儿,他们并没有想到日本队他们竟然敢在这里挑衅。

    柳残月微微一笑,说道:“恐怕没有这么容易!梦之队他们是我一手出来的,虽然不能够说很完美,但你们要想打败他们,只怕要下一点功夫才行!”

    “就是!”龙一飞放下他的乌冬,用手抹了抹嘴巴,很激动地准备要往下说,可小明盯了他一眼,并用手肘推了推他的胸膛。

    龙一飞瞪了小明一眼,正好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看到小明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时,也就知道不应该说话了。

    小明作为梦之队的队长,虽然今天很意外能够和日本队他们一起就餐,但他可现一个很奇怪的特点,那就是日本队的教练在说话时,那些日本队员却是一声不吭的,很有规矩地端坐着,细嚼慢吞地吃他们的寿司,显得很有大家风范。

    然而,梦之队他们却显得大大咧咧地,你一言,我一语,好像很没有素质一样,少了一些原本中国人应该有的礼仪。

    田中先生听了柳残月说的那一番话后,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停了一会儿,然后哈哈大笑,并没有继续谈论之前的问题了。

    而柳残月也报以微笑,也不愿意谈论之前的话题。

    毕竟,梦之队和日本队的比赛,并没有这么快开始,起码梦之队要打败了埃及队,那日本队也不要在轮赛事就遭到淘汰,那他们这两队才有机会对战。否则,现在这些说的话,都显得有些言之过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