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队的英雄复活之后,“远古恶灵”这个英雄只是把步子移出血池,就开始朝着那些梦之队的英雄疯狂地使用大招,将一个个法术光球不断地落在梦之队英雄的头上,对他们造成了不少伤害!

    而“战争之影”则策马奔腾,朝着梦之队的英雄跑了过去,然后在梦之队英雄的面前,就开始使用大招,把这些团在一起的英雄给恫吓住了!

    受到恫吓的梦之队英雄,可是四处乱窜,没有办法还手,只能够任由南非队的英雄攻击了,受到更多的伤害了。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b.

    而此时的南非队水晶枢纽前的梦之队小兵基本上都被消灭了,就剩下梦之队的几个英雄,那南非队的防御塔自然毫不客气地朝着这几个梦之队的英雄攻击过去,对他们又造成了十分严重的伤害。

    很快,这些梦之队的英雄就被南非队给消灭了,不过“飞机”这个时候则不停地往外头跑,不停地往后面撤退。

    然而,南非队的英雄并没有打算放过“飞机”,那“战争之影”现在不停地朝着“飞机”追了上去,而“远古恶灵”也不断地往前移动,一边移动,一边朝着“飞机”的头上释放法术光球!

    一开始,“远古恶灵”还是能够对“飞机”进行攻击的,但随着“飞机”不断用“瓦尔基里俯冲”往外逃,渐渐地和南非队的英雄拉开一定距离后,那“远古恶灵”就再也没有办法攻击到“飞机”了。

    只是,“飞机”虽然是用“瓦尔基里俯冲”,逃跑的度非常之快,但南非队的“战争之影”这个英雄奔跑的度也很快,尽管“飞机”不断地和南非队的基地拉开距离,但始终没有办法和“战争之影”拉开距离,反而现在与那“战争之影”越来越近了!

    “没胆鬼!”

    龙一飞看到“飞机”撤退的时,自己的英雄都被南非队的英雄给消灭了,很生气地说道:“孔仁义你刚才为什么不去攻击战争之影!要是你攻击那战争之影的话,战争之影就被消灭了,就不会朝着我们跑过来了!”。

    “是啊!”蔡礼和也怪罪道:“要是你消灭了战争之影,那我们的英雄就不会被恫吓,亡灵勇士就可以使用技能眩晕水晶枢纽后方的远古恶灵,那我们就会赢得胜利,不会被敌人给团灭的!”。

    孔仁义见他们都在抱怨自己,并没有还口,毕竟现在“飞机”可是渐渐地要被“战争之影”给追上了,差一点就被消灭了!

    要不是孔仁义不停地点击鼠标键盘,“飞机”只怕一早就中了“战争之影”的大招,被“战争之影”给消灭了,根本不可能逃到梦之队的中路内层防御塔废墟附近!

    眼见梦之队的基地中路防御塔离“飞机”越来越近的时候,“战争之影”却开始渐渐地逼近“飞机”,等“飞机”进入了那防御塔的防御范围时,“战争之影”就用大招把“飞机”给恫吓住了!

    现在“飞机”头上闪现一个黑色的惊悚人脸,身子不受控制地四处游荡,那“战争之影”就不停地朝着“飞机”释放大招,并且不断地攻击“飞机”,对“飞机”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

    虽然,此时的“飞机”已经在防御塔里头了,当他受到“战争之影”的攻击时,梦之队的防御塔可是不停地朝着“战争之影”射激光的,对“战争之影”造成了一定伤害。

    但现在的“战争之影”的血量很丰厚,防御力也强,在攻击“飞机”的时候,还是能够吸收“飞机”的血量,从而抵消一部分梦之队防御塔给他带来的伤害。

    这样,当“战争之影”消灭了“飞机”的时候,头上的血量并没有下降多少!

    “不是我不去攻击战争之影,而是战争之影的防御力很强!”

    孔仁义看到自己的“飞机”被消灭时,叹了一口气,才道出原委:“战争之影现在都装备了贪欲九头蛇,能够在攻击敌人的时候,获得生命值的!刚才他恫吓你们之后,我的飞机是没有办法消灭得了战争之影的!”

    大家听了孔仁义的话后,又见那“战争之影”如此强大的身躯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时,就知道“飞机”刚才要是留在那南非队的基地攻击“战争之影”时,定会一早就被消灭的,根本就不会逃得这么远!

    “吵,吵,吵!”皇甫皇这时候冷冷一哼,接着说道:“要不是你们这样吵,孔仁义在操控飞机的时候分了心,根本就不会被战争之影抓到的!现在好了,我们的全部都被消灭了,这一回想不输都难了!”。

    龙一飞顿时羞恼成怒,骂道:“我们的英雄哪里被消灭了!普朗克船长现在还……”。

    话才说道一半,就戛然而止,而龙一飞也把头一甩,不再出声了。

    毕竟,张小明的右手有伤,根本就没有办法操控普朗克船长上场,梦之队他们只能够祈求南非队的英雄不要那么快攻到他们的基地,希望梦之队的英雄能早一些复活,不然梦之队这一回定会被南非队给消灭了!

    “没有事的!我现在的右手已经不痛了!”小明看到大家脸上都有惧色,便逞强道:“我现在就可以操控普朗克船长对他们使用大招,消灭他们的英雄的!只要待会大家的英雄都复活过来,一起往南方队的基地进攻的话,那我们就一定会赢的!”。

    “小明,你难道忘记大家说的事情了吗!”教练柳残月看到小明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就知道这家伙是在说谎话,厉声谴责道:“这一场比赛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够参加!就算他们输了也好,赢了也好,你也不能够操控普朗克船长!这是命令!”。

    “这怎么能行!”小明哀求地道:“现在我的右手已经没事了!用不着休息了!况且,我们现在都差一点就能够打败南非队……”。

    孔仁义不等小明说完,就用手搭在他的肩膀,说道:“放心!现在还没有到比赛后期,我们的英雄很快就会复活的!而南非队的英雄现在还没有攻到我们的基地里,我们还有机会,你就不要操控普朗克船长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