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他们虽然赢得了比赛,可现在台下的观众并没有多少人是为他们欢呼的,因为大多数人都开始臭骂梦之队!

    看到台下的观众莫名其妙地骂自己,龙一飞胸口立刻燃起了熊熊烈火,并准备朝着台下的观众们骂去,可旁边的柳残月忙捂着龙一飞的嘴巴,不让他骂出声,并且对着大家说道:“你们不要出声,什么事情回休息室再说!”。八√一 中文网W√wW.81zW.CoM给 力 文 学 网

    “可是……”蔡礼和听教练柳残月这么说,心里十分不满,并说道:“教练,总没有任由这些家伙骂我们吧?”。

    “都说了!休息室再说!”柳残月狠狠地白了蔡礼和一眼。

    大家见一向很少说话,而且又和蔼可亲的教练整个人的面容都要改变了,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情要生,于是也就不再说话了。

    面对台下观众们的辱骂,梦之队他们并没有予以回击,而是深深地朝着台下鞠躬,然后就由工作人员引路,回到休息室里。

    一到休息室,等工作人员离开之前,梦之队他们才开始讨论起来。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们去骂他们?!”龙一飞第一个开口,十分恼怒地说道:“难道没有听到台下那些王八蛋说什么吗?可恶,我们赢了比赛,他们竟然连我们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上一遍,他们神经病啊?!”。

    “就是啊!”蔡礼和也同意道:“虽然那两名主持人有再为我们说话,让台下的观众不要再骂我们,可那些家伙,完全没有理会那两名主持人,这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无论台下的观众怎么骂你们,你们也不能够还口!”教练柳残月说道:“你们现在是电竞队伍,不是吵架队伍!无论受到多少委屈,也要做到打不还口,骂不还手!除非你们想因为打架斗殴而被人逐出比赛!”。

    大家听了教练的话后,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龙一飞狠狠地用脚把门一踹,然后说道:“太可恶了!难道我们什么都不能够做吗?!真的很想不参加比赛,然后狠狠地打他们一顿!”。

    大家见龙一飞现在怒气难咽,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劝说他,可这个时候,柳残月竟然对着龙一飞说道:“去啊!现在你就去嘛!”。

    见到柳残月这么气龙一飞,小明他们都楞了。

    毕竟,龙一飞的性子大家可是知道的,完全是一个单细胞动物,仗着一身蛮力,而且容易被人激怒,所以柳残月现在这么做,无疑就是让龙一飞冲下台下打观众!

    “去就去!”龙一飞说话就准备跑,不过小明他们却死死地把龙一飞给抱住,并你一言,我一语地劝,不让龙一飞乱来。

    “去啊!”柳残月继续挑拨道:“反正你为了出气,也不用管梦之队他们的死活的!到时候梦之队被禁赛了,那又有什么所谓?!”。

    听到柳残月这么一说,龙一飞原本握紧的拳头就缓缓地松开了。小明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好言相劝,不再阻拦龙一飞。

    “听着!”柳残月等大家都松开手的时候,才说道:“我想你们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赢了比赛,台下这么多观众竟然会对你们倒喝彩,并且辱骂你们!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们不想你们赢,绝对是有水军故意闪动观众们的情绪!”。

    大家听到柳残月这么一说,都感到十分吃惊,忍不住问道:“什么?比赛也有水军?”。

    “当然有!”柳残月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的水军竟然会有这么多,也有这么强大!还记得我们当年,也就是百来个左右,不像现在,成千上百这么多!”。

    小明听到柳残月解释得这么有道理,虽然一开始是有所怀疑的,但还是相信柳残月的话,可却不明白到底谁是末后黑手,于是问道:“就是是些什么人指示他们这么做的?我们和他们有什么冤什么仇,他们要这么样对我们啊?”。

    柳残月回答道:“不一定要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谁这么样做,我心里倒是有一个底,不过暂时还不能够确定罢了!但显然那末后黑手想要用这么多的水军来打击我们,当然是希望我们输了比赛,他们从中得益,所以,我们下一场比赛绝对不能够受到台下观众影响,一定要赢得比赛!”。

    “是!”小明他们齐齐应道。

    “大家听好了,现在无论台下那些玩家怎么样骂你们,你们都不要还嘴!把他们当做疯狗就是了!”柳残月这时候回答道:“当一群疯狗朝着你们吠的时候,我们是不会和疯狂骂起来的,只有傻瓜才会和疯狗对骂!”。

    小明他们听到柳残月把台下的那些观众比作疯狗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

    “但是!”柳残月继续说道:“如果让这些疯狂一直这么吠,没完没了地吠,还是很让人感到烦恼的,所以,待会你们比赛的时候,可以通过在聊天区里送信息,向社会谴责这些疯狗!不过记得,千万不要用脏话,而是要用文雅的语言来陈述,明白吗?对了,你们这里谁的文章写得好?”。

    “明白!”蔡礼和听到这,便笑了笑,然后推了推孔仁义的肩膀,接着对柳残月说道:“教练啊!我们这里文章写得好的自然就是这一位啦!”。

    大家听了,忙朝着带着眼镜的孔仁义看了看,见这高高瘦瘦的青年确实很有文学生的韵味,也就不怀好意地冲他笑了笑。

    孔仁义叹了一口气,然后扶了扶眼镜,接着甩甩头,然后说道:“没办法,谁让我是文艺青年的,待会我会用文艺一点的话去谴责那些观众的了。”。

    柳残月听了,摆摆手说道:“不是谴责,而是道歉!用道歉来引大家对这些观众们的谴责!不要忘了,现在的比赛视频网上可是会有保存的,我们就让大家见到这些水军的真实嘴脸,让全社会去谴责这些人!”。

    .gei1ix.开心阅读每一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