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正文开始>小明摸了摸脸上红的五指印,盯着他父亲,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你赚钱幸苦,可她是你的女儿,我的亲妹妹,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人的性命更重要的!钱没了,可以赚,但人……”。八一中文网W w W★.く8く1√z W .CoM给 力 文 学 网

    说到这,小明忍不住哭了出来!

    他的泪水哗啦啦地落下,并且由身上拿出一小叠钱,对医生说道:“医生,我们办理入院……一定要治好小芳啊!”。

    父亲见小明拿出这么多钱来,又羞又怒,颤抖的手指着小明道:“畜生!你这些钱从哪里来!是偷的,还是抢的?!说!”。

    望着父亲愤怒的表情,听着那番难堪的话,小明心里十分难受,他怎么也想不到父亲是这样看待他的!

    原来,在父亲眼里,学习成绩不好的人就一定是当小偷,强盗的!

    小明苦笑了一会,说道:“不关你事!不过,我的钱可是干干净净,不像你,辛辛苦苦到工地里一个月才赚这么点!”。

    父亲听了,恼羞成怒,以怒化怨,也不看什么场合,便狠狠地踹了小明一脚,将小明踢倒在医生的办公台上,并朝小明吐了一口痰,骂道:“孽障!老子生你出来,供书教学,你有什么资格嫌弃你老子!你的钱要是干干净净,就不怕和老子说!老子也陪你一起去赚这个钱!”。

    小明摸了摸胸口,正想挥拳揍他父亲一顿,可这时候那医生说道:“别打了!别打了!再打我就报警啦!”。

    随后推开小明,将小明身后那血压计扶起,忙用手调试一会,说道:“我这血压计可是进口的,三千多!你们要是打坏了,可一定要赔!好了,好了,你们要办入院,就去找外面的护士吧!”。

    父子两对望一眼,不再说话,忙找护士办理入院手续,连同急诊费一共交了一千多块钱后,就在护士的引领下,将小芳挪到门诊大楼后面的住院部去了。

    他们来到四楼,四楼的内科医生简单地询问几句话后,忙安排一间单独的重病房给小芳,然后指对护士手画脚地命令这个,安排那个。

    不一会儿,小芳身上不知道链接什么仪器,又不知道抽了多少管子血,然后吊上不知道名的针水,才不再折腾小芳,让小芳安然入睡。

    母亲抚摸着小芳的额头,看着小芳清秀的脸,想到她受到这种罪,不由得落下眼泪。

    “老天爷,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母亲擦拭着泪水,抽噎道:“哎……小芳,妈妈,对不起你……”。

    见自己的爱人如此伤心,父亲狠狠地望了小明一眼,冷冷地道:“你做孽?!我才做孽!生了这么不懂事的老大,家里忙一点都帮不来,就知道玩,现在还出去不知道跟了什么人了,拿了这么多肮脏钱!”。

    小明听了,心里十分恼怒,忍不住嘀咕几句:“你们一点都不理解我!这钱都是我赚来的,每一分钱钱,都是有血有泪的!”。

    见小明说得这么坦然,小军阴着脸,不冷不热地说道:“哥,赚钱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你还是要回学校啊,你们班主任王老师都说了,如果你再不回学校,就要开除你啊!哥!阿爹赚钱不容易,你不能够辜负爹啊!”。

    小明知道弟弟是一个阴险小人,说话虽然很中听,可却往往带刺,无非是想惹恼父亲那团怒火,才好让父亲动手收拾自己,于是狠狠地白了小军一眼。

    果然,父亲听了小军的话,越像越气,也不顾医院什么注意安静的规矩,忙朝小明破口大骂道:“的畜生!说!你这些肮脏的钱哪里来的!”。

    这钱其实是清远赛区比赛的奖金,虽然龙一飞和小明死皮赖脸地拿了,其他玩家没有拿,但这些钱都是小明辛辛苦苦赚来的,并不是他父亲口口声声说什么肮脏的钱!

    想到父亲整天出言不逊,让自己蒙受不白之冤,小明忍不住解释道:“这钱是我玩游戏玩回来的!”。

    “玩游戏?!”父亲眼里闪着红光,好像财狼的眼神一样,狠狠地盯着小明,一字一句地问道:“这么说,这些日子你不去上学,又是去玩游戏了?!”。

    小明也不再想和父亲遮遮掩掩,索性承认道:“没错!我这半个多月都去玩游戏,参加比赛了!这些钱,都是我玩游戏赚来的,我脚下穿的,都是我亲手赚的!”。

    父亲听了,突然间大笑起来,笑呵呵地说道:“好!都会玩游戏赚钱了!叻仔!真好嘢!那你玩游戏能赚钱,就不用再去读书了?!”。

    见到父亲笑得这么恐怖,小明心中一凛,虽然有些顾虑,但还是将自己的打算一一告诉父亲:“我不是不去读书!我现在和队友在这附近租了房,除了毕业考以外的时间,我都想继续训练……”。

    话还没有说完,父亲像疯了一样,对着小明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道:“畜生!这么多年书白读了!现在出去做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教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我现在打死你,好过将来警察去抓你!”。

    小明被打倒在地上,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揍后,心里是非后悔,后悔不该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们听!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了小明!

    然而,随着身上的痛楚越来越重,小明知道这一回父亲可是下了死手,于是再也按耐不住,选择还手!

    可小明本身就没有父亲高大,无论力气还是劲力都没有父亲大,所以他越还手,父亲打他就打得越重手了!

    父亲一边打,一边还骂:“畜生反了!畜生反了!也不怕雷劈,竟然敢打亲生老爹啦!”。

    小军见了,也不去劝,而是一旁阴着脸得意。

    母亲见到他爷俩在地上打得难舍难分,只好倒在一旁,又哭又喊地道:“我真是作孽哦!嫁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又生了一个这样的孩子,哎哟哦……”。

    这病房里的剧烈举动,早让附近的病人通知给值班医生听,不一会,一个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过来,不进门,就在门外喝道:“干嘛呢?!干嘛呢?!医院不是你们打打闹闹的地方!你们打烂了这些设备你们赔啊!快住手啊!”。

    父亲听了,想到医院的设备大多都比较贵的,估计真的不小心打坏了也恐怕赔不起,于是站起身子,朝地上的小明吐了口水,骂了句“的畜生”后,便开始整理凌乱的衣裳。

    小明抹干净脸色的唾液后,哎哟几声,艰难地爬起身子,狠狠地白了他父子俩一眼,然后道:“别整天畜生前畜生后地骂!你骂我是畜生,吃亏的是你!因为,只有畜生才会生出畜生!”。

    听了小明的一番话后,父亲气得哑口无言,良久才憋出句话来:“反了!反了!学会顶嘴啦!”。

    医生见这对父子不再打闹,于是便板着脸进来,狠狠地训斥他们俩一顿,然后驱寒温暖地问他们哪里哪里有没有打伤了,哪里哪里有没有觉得痛啦。

    父亲本是体格强壮的农民工,加上小明的花拳绣腿根本没有多少力量,除了心痛外,自然不会感到痛。

    而小明虽然体弱不耐打,也觉得胸口有些痛,但碍于脸面,硬是说没有痛。

    医生只好再警告他们一遍,无趣地望了一眼小芳,而后就走了。

    而这时,那跟着医生后面的护士突然间指着小明问道:“咦?你是不是那个梦之队的张小明?”。

    见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小明大感意外,于是很好奇地望了往眼前的护士,这护士虽然带着口罩,看不请她具体长得什么样,但凭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就知道,这护士一定是个美女!

    要是平时,小明早会忘记自己,慌慌张张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这回他既要担心小芳的病情,又为父母一辈不理解感到懊恼,还有憎恨这个时不时前来挑拨离间地亲弟弟,所以面对这美女护士的提问,他只是淡淡地道了一个“嗯”字,边不再理会她了。

    可这大眼护士却停留在这里,等另一个护士走后,继续说道:“你操控的海洋之灾很厉害啊!我男朋友见了一个劲地对你赞叹,对了,能不能很你照一张相?”。

    说完,那护士便把口罩摘下来,并脱下手套,拿起手机,笑眯眯地看着小明。

    这时,小明终于见到这护士的庐山真面目了,虽然这护士的眼睛很美,可扁塌的鼻子,宽口的嘴唇和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珠一点都不称!

    “好的,没问题!”小明应到,然后和护士照了几张相后,便对护士问道:“美女,我小妹那个脑震荡到底严重不严重,现在她都晕了快一个多小时了,几时才能醒啊?!”

    护士笑了笑,然后用手指着上的小芳,说道:“你看,她都睁开眼睛了!我这就去叫医生过来,你们等一等!”。

    小明听了,也顾不得那护士,而是跑到小芳面前,见小芳果然是睁开了眼,两个眼珠子不停地转动,小嘴还问道:“我这是哪?刚才生什么事情了……”。<客户端正文结束>

    嘿嘿,

    .gei1ix.开心阅读每一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