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中路,“蛇女”正被“流浪法师”逼得节节败退。八一中文网W w★W★. 8★1 z√W .★CoM

    “蛇女”现在头上的血量并不多了,而“流浪法师”正带着一波小兵前来,虽然“蛇女”在防御塔下,只要“流浪法师”不冲前来,是没有办法攻击到她的,但是,由于“蛇女”头上的血并不多了,所以那玩家还是担心,担心基本上时全血的“流浪”会毫不犹豫地前来攻击她。

    于是,操控“蛇女”的玩家便弃塔而逃。

    虽然现在敌人在不停地攻击防御塔,但是“蛇女”的玩家相信,即使没有“蛇女”的防守,这防御塔并不会这么快就被摧毁。

    毕竟,前期的英雄对防御塔的攻击还是有限的,但对英雄来说,却不同,特别是一个残血的英雄。

    正因为如此,“蛇女”不敢在防御塔下逗留,而是撤退到后面好一段距离时,才按下“B”键,传送回城。

    只是,这个时候的“德邦”提着长枪,悄然而来!

    “不好!”操控蛇女的玩家忍不住叫了一声。

    毕竟,刚才他一直都在留意着前方的“流浪法师”,根本没有理由旁边的情况,所以等他现“德邦”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皇甫皇这时很冷静地按了一下“e”键,让“德邦”抡起长枪,向“蛇女”扑了过去!

    “德邦”长枪一撩,就就将“蛇女”毙命于地!

    “cao!****!”操控“蛇女”的玩家忍不住骂道。

    毕竟,他的“蛇女”可是正准备要回城的啊!

    而就在他远离了“流浪法师”后,不用担心流浪会前来攻击时,还是死得这么意外,自然让他感到很不满意。

    不过,他虽然不满意,可鹰之队的队员却十分满意。

    因为电脑里又再响起一次赞美“德邦”的声音!

    “Rampage!”。

    现在,比赛才进行**分钟,双方的防御塔虽然一个都没有摧毁,但是,论砍杀的人头来说,还是鹰之队占了优势。

    然而,鹰之队的队员并没有因此自满。

    因为英雄联盟是一款推塔游戏。

    这游戏的关键不是你杀了多少人头,赚了多少金币,而是能不能够摧毁敌人的防御塔,摧毁敌人的基地!

    所以,一开始占了一些优势,并不能说明什么,甚至是在最后占了优势,也不能说明什么。

    只要敌人的基地一天没有被摧毁,敌人就依然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有时候,不到比赛最后一刻,你永远也没法知道比赛结果是什么!

    这个道理,会玩英雄联盟的人自然会懂。

    但是,小明那神兔队的小屁孩却完全不懂,他们见鹰之队的“德邦”已经四连杀了,知道“德邦”的厉害,于是都纷纷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鹰之队赢定了!他们的‘德邦’这么厉害!”。

    “对,看来我们赢了之后,就一定会碰到他们队的,要找人好好地防守‘德邦’,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可是‘德邦’这么厉害,我们怎么守得了?!”。

    那三名小屁孩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朝向小明。

    那充满恳求,充满厚望的眼神似乎在对下小明说,这‘德邦’就交给你了!

    小明看了看这三个小屁孩,心里一个劲地叹气。

    要知道,这英雄联盟又不是什么篮球比赛,一对一地防守,这是电子竞技,讲的是配合,讲的是抓人。

    况且,假如小明真的一个人去找“德邦”,那这防御塔,面对敌人的进攻,他们能够守得住?

    小明见了,正想和他们解释,可不等小明开口,小威就说道:“不用理什么‘德邦’的,我们照我们之前那样打好就行了。只要平常时,我们往看不见的草丛处插眼,堤防‘德邦’的偷袭,就行了。不要专门去找人抓他,不然,只会浪费我们的时间。”。

    “可是……”那几个小屁孩有不满,毕竟,他们可是问他们的师父的话,并没有意思要小威插嘴。

    只不过,小明这时候说道:“小威说的对,假如我们碰到他们,不用刻意理‘德邦’的,你们只要在附近多插眼就是了,不要让‘德邦’偷袭,记住,比赛以推塔为主,而不是杀人头为主。”。

    那几个小屁孩见师父都这么说了,也只好应了。

    而这时小威便得意道:“看到没有,以后你们有什么不明白,可以直接问我这个做大师兄的,不用整天劳烦师父,师父,对吧!”。

    那小屁孩听到小威的话,纷纷表示不满:

    “怎么你变大师兄了?!”。

    “就是,我的岁数比你大,你怎么就变成大师兄了?!”。

    小威这时辩驳道:“是谁先提出拜师的,还不是我?既然是我,那我就入门比你们早,自然就是你们的大师兄了!”。

    “谁说入门早的就是大师兄,当然是年龄大的才是大师兄!”。

    “就是,就是!”。

    小明听到他们这几个小屁孩居然为了争夺大师兄,闹得不可开支,心里觉得好笑。

    想不到,这大师兄的位置在他们的心目中,既然是这么重要。

    小明这时笑道:“入门早的自然是大师兄,你们就听你们大师兄的话,不要吵了,安安静静地看比赛!”。

    “是!”。

    那几个小屁屁无奈地说道。

    这时,乐得小威忙朝他们吐了吐舌头,一脸笑嘻嘻的,神气得很。

    旁边的普朗克船长看了,忍不住摇摇头道:“什么大师兄小师弟的,你这个师父能够教他们什么?”。

    “谁说我没东西教他们的?”小明有些不满了,说道:“他们不过是些小屁孩,我怎么没有资格教他们?”。

    普朗克船长说道:“你也太看不起这游戏了,也太看不起小威了,他现在不过是七八岁的孩子,玩得就和一般的玩家无异,要是过多一些时日,恐怕就不是一般的玩家能够对付得了了。”。

    小明听了,看了看眼前正聚精会神看比赛的小威,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确实,他是一支潜力股,十分有潜力,或许现在我能够教得了他,可我想不用多久,就要他来教我了。”。

    普朗克船长笑道:“哈哈……臭小鬼,知道就好!”。

    “对了,船长!”小明突然问道:“我师父以前也是职业赛选手吗?他以前厉不厉害?”。

    “当然厉害……”普朗克船长望了望电脑屏幕,眼睛看得出神,似乎在回想起过去的往事,然后叹了口气,和小明叙说那令人沉痛的往事。

    “你知道你师父为什么叫残月吗?”普朗克船长突然问道。

    小明回答道:“我怎么知道?”。

    “你师父是因为残疾了,所以才叫残月的。”普朗克船长叹了一声道:“以前你师父没有残疾的时候,他叫柳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