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明晕晕顿顿地下了山,逗了不少弯路才走到桥边,然后摸着石桥上的扶手过河,又走了一里路,才好不容易来到镇上。八一中文网W wくW.81zW.CoM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饿得小明够呛。

    他来到公交站等车,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来了一趟车,而这班车竟然满了人,拒载小明,小明只好忍气吞声等再等下一班车了。

    “死了死了,这回回到去肯定被父亲骂死了!”张小明无奈地看着远去的大巴无奈地自言自语道。

    毕竟,家里父亲对他最为严厉,管得也很死,所以小明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试过不回家吃晚饭,也没有试过过九点才回家的。

    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在晚上偷偷地溜出去,那可是在他父亲上夜班的时候,他才这么做。平时父亲在家,他可不敢这么做。

    因为他父亲起脾气来,就连阎罗王见了,也要退避三舍,所以张小明从来都不敢忤逆父亲,基本上事事都顺着他父亲。

    当然,小明都是表面上不敢忤逆,表面上顺从,背地里他是一个很叛逆的青年,不过这个叛逆的青年却有着一副楞模样的外表,所以往往让人对他所作所为感到十分意外。

    特别是他经常带领同学们去逃学打LoL,在他父母们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在他们父母看来,小明不过是个楞子,读书蠢钝,自然学习不好,即使晚上夜夜都在房间里用工读书,可是依旧考不到什么好成绩。

    其实他们父母哪里知道,张小明每天在自己房间里的“用工”并不是什么看书学习,而是悄悄地在房间里打LoL游戏。

    所以对于小明的“用工”被识破,当时他父亲气得差点就要和他断绝关系,要把他赶出去,幸好慈祥的母亲还有温柔的妹妹左右哭喊求情,他父亲才狠狠地训斥他一顿。

    正因为生了这样的事情,如今又是临近毕业,临近高考,所以放假了他父亲也不怎么想不让小明出去。只是张小明诸多借口,好不容易才哄过父亲,说是去镇上买学习资料,所以才找到理由外出的。

    当然,他是答应父亲晚上七点钟前一定回来吃饭……

    只是现在已经九点了,小明依旧还在车站里等车,他的肚子都快饿扁了,但是他不敢随意在车站里买东西吃。

    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比外边的贵,而且他身上除了坐车的钱,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钱剩了,有的也花在地摊上买了一本看上去和书价不相符合的盗版参考书。

    小明如今又累又饿,等了好久,好久,总于等到了回家的车了。

    这一路颠颠簸簸地坐了四十分钟,小明终于回到熟悉的地盘,此时路上虽然没有多少行人,可小明却在暗处看到了他熟悉的身影:

    曾宏,杨栋梁,赵建国,还有田卫民!

    这些都是他们梦之队的队友啊!

    这么夜了,他们怎么还在一起的?

    张小明看着他们,把回家的事情忘了,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鬼主意,想偷偷地跟在他们,然后吓一吓他们。

    由于这一条路没有什么灯光照射,所以很暗,加上小明的脚步走得很轻,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察觉到小明在偷偷地跟着他们。

    “其实我们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杨栋梁一边甩着手中的袋子,一边说道。

    “是啊,比赛输了,我觉得我真的很对不起小明!”赵建国道。

    “哎,你别说,我也真的觉得我们很对不起他。”田卫民用手中的塑料袋排了排杨栋梁,叹气道:“比赛输了,那时小明嘴巴上虽然说没事,其实他一定是伤透心了,要不然他怎么不肯和我们一起回来,说要一个人逛逛清平镇?!”。

    张小明听了,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未这事情耿耿于怀,其实小明一早就已经想通了,毕竟他们都是全力以赴的,虽然输了,但也已经是尽力了,这根本就不能怪他们。

    那次比赛输了,小明确实是很伤心,可是他从来没有责怪过任何人,如果说有,那就只能是说责怪自己!

    小明这时怕他们误会太深,过多自责,于是想上前去和他们解释,可就在这时候,曾宏道:“既然我们都做了,我们就不要太过责怪自己,我们故意输是我们不对,可是如果我们真的赢了呢?难道你们真的放弃高考,和小明一起参加比赛,当职业选手?!”。

    他们低着头,并没有回答。

    不过,有时候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

    “我们知道,小明人很好,可是,我们不能够陪他一起疯啊!”曾宏意味深长地道:“虽然有时候后我也不想考试升学,走平常人走得路,可是我没有这个决心,毕竟现在人人都往这条船上挤,你不上这条船,你就是异类!”

    “何况,现在走别的路真的有真么容易吗?”曾宏继续说道:“有多少没有文凭的,白手起家的人,真正可以混出名堂来,赚到大钱的?有是有,不过很少,非常少!而当电竞选手能够出名的,就更加少了!所以,还是走一条平常人走的路比较好的……何况,说句难听的,就凭我们那样的技术,即使不是故意放水给对方,那一场对战鹰之队的比赛我们还不是一样会输?!”。

    “是,鹰之队确实很强,我们对他们自然会输,可是昨天我们去网吧里,碰到的那些什么垃圾队伍,我们会输吗?!我们有必要放水吗?!”杨栋梁大声道:“我们那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欺骗小明!”。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曾宏吼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们因为玩英雄联盟,现在成绩已经退步得不得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二本都没有机会读了!你如果想像小明那样成为职业选手,你可以经全力去比赛,可是你如果想考大学,你就不能赢!”。

    大家沉默了一会……

    过了一会,杨栋梁含着眼泪开口道:“我突然觉得,我很卑鄙!你们也很卑鄙!我们为了让小明死心,又不敢当面和他说清楚,就做出了故意放水这么卑鄙的事!”。

    赵建国拍了拍杨栋梁的肩膀,安慰道:“别说了……别说了……”。

    “对,别说了……”。

    “哎,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以后我们好好地补偿小明就是了……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对,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杨栋梁这时留下泪来,抽噎道:“可我觉得我还是愧对小明啊!”。

    月色惨淡,清风徐来。

    在这阴暗地小街角落,张小明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全身吓得出了不少冷汗,也忍不住流下不少泪水,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居然被最信任的队友给被叛……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