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月看着一脸笑嘻嘻的张小明,并没有回答,而是深陷了沉思。√八一中文网Wくw W★.★8く1くz W.CoM

    他呆呆地站在那,望了望自己已经断了的左臂,苦笑道:“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还觉得我这只手并没有断,我甚至还感觉到我的手指在动!有时候早上起床了,我甚至还想用我的左手擦擦脸,只是我这只左手早已经没了……”。

    柳残月长叹一口气道:“我的手就像freeman一样,消失了,就是消失了,再也回不来了,明白吗?”。

    张小明见师父说话突然间说得这么沉重,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虽然他想说即使freeman不见了,可是freeman依旧在他心中。无论freeman是生是死,都一样是他心中最值得崇拜的职业选手!

    不过,张小明没有敢将这话告诉师父,毕竟他怕师父为那已经失去的左手伤心,可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师父,只是傻愣楞地道:“哦”。

    普朗克船长这时便强做笑容道:“哈哈……过去的事情提他来作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少了一支手有算什么?!来!咱们不要再提这事情了,痛痛快快地喝酒吧!”。

    “对!”柳残月笑了笑:“喝酒!”。

    随后,他往床头底下拿出一瓶二锅头,看了一眼小明,笑道:“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了饭才走?”。

    张小明看了看天色,有些难为情。

    毕竟,这天已经快全黑了,在这又吃饭喝酒的,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回家了,要是回晚了,不被被父亲骂死才怪!

    柳残月看他一脸难为情的样子,也知道他心里再想什么,于是道:“如果你觉得天色也不早了,回去吧,免得你家人担心你。”。

    张小明点点头道:“是,师父。那……师父再见,船长再见!”。说完,便转身就要回去了。

    普朗克船长这时朝小明喝道:“小鬼,不要走!”。

    张小明听了,立马停住脚步,回头问:“船长,怎么了?”。

    “你这个臭小子,饭你不陪我们吃就算了,这酒你可一定要喝!”普朗克船长一抹胡子道:“你才拜师没多久,茶都没有敬,我可以不理,毕竟我们这儿没有茶水。可现在酒在这,你总不能就这样走吧!?过来,过来,你还不过来敬敬你师父?!”。

    “这……”张小明不知怎么回答。

    他虽然觉得普朗克船长说的有道理,可是却有些犹豫不决。

    毕竟,张小明最怕的就是喝酒了,特别是像二锅头之类这样高浓度的酒。他曾经也被他家里的远方亲戚们逼着喝过一次,酒才到嘴巴,还没有喝下胃里,他就呛到不得了,那又烈又辣的痛苦感觉,比父亲的鞭子还难受,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可如今这徒弟敬酒给师父,那时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不能推却的,即使酒量不好,再怎么不喜欢喝酒,也不能够推迟。

    张小明心中叹了一声,缓缓地朝柳残月那走去,倒了三杯酒,拿起一杯,然后恭敬地道:“师父,我先敬您老人家一杯,祝您老人家福泰安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完,一抿嘴就喝了下去。

    “咳咳……”张小明才喝了一点,就忍不住咳了起来,可他并没有说不继续喝,而是将杯子里的酒喝得一点不剩。

    柳残月见他喝完了,微微一笑道:“说句话都不会说,你啊,真是要好好念一念书!”。说完,就将杯子里的酒立刻清空了。

    普朗克船长见他们喝完了,突然间怒道“好了,你这小鬼就知道敬你师父,不敬我了吗?”。

    “这……”张小明一脸难为情,脸上立刻就见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喝这点酒造成的。虽然他现在的胃已经是四处翻滚的,火辣辣的,难受得很,可他却不敢不敬船长。

    于是,他为自己斟了杯酒,然后恭敬地道对普朗克船长道:“船长,我敬你一杯……”。

    说完,便闷一声地喝了下去,一滴不剩。

    “咳咳……”张小明忍不住又咳了起来,毕竟,这二锅头实在是太呛了,他喝不惯,自然咳得厉害!

    这时,普朗克船长笑呵呵地道:“哈哈……小子,要好好地锻炼酒量啊!以前你师父也是和你一样,一喝酒就会呛到,不过自从你师父认识我之后,天天敬酒给我,酒量就立刻提升了不少,现在喝什么酒也不会呛到了!不信,你可以问你师父!”。

    张小明没有问师父,因为他对喝酒根本就不感兴趣,但他还是看了一眼师父,眼神中似乎提出疑问。

    柳残月笑道:“要想酒量好,自然是要敬酒给船长,因为你敬他,他却不喝,你敬他一杯,实际上就喝了两杯,所以,时间久了,酒量像不好都难了……”。

    “为什么别人敬酒给船长船长不喝?”张小明问。

    普朗克船长这时笑嘻嘻地伸出手,握了握那小酒杯,只是,船长的身子是虚无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拿起那酒杯……

    “不是我不喝,而是我没有办法喝!”普朗克船长叹道:“其实我很想喝酒,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一杯都没有喝过,因为我没办法喝酒,所以别人敬我酒也只能替我喝了……”。

    “这……”张小明眼睛睁得大大的,突然间觉得后悔要和普朗克船长敬酒了,他可是上了一个大当。

    张小明凝望着那杯酒,想拿起酒杯,可是他手还没有伸出来,就觉得胃里有一股热浪在不停地翻滚,宛如那火山里的岩浆一样,赤辣辣的,随时就要喷出来。

    “嗯……”张小明实在忍不住了,忙跑出门外去,弯着腰,一个劲地狂吐:“呃……嗯呃……”。

    他将才刚喝下去的酒全都吐出来,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于是抹了抹嘴,从新走进来,端起那酒杯,正要往自己的胃里倒。

    “慢!”柳残月一手夺过他的酒杯,笑道:“不能喝就被喝了,不要浪费酒,这一杯,我替你喝吧!”。说完,“咕噜”一声,酒杯就见底了。

    “师父……”张小明眼睛有些湿润地道。

    “回去吧!”柳残月挥一挥手道:“天晚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一点起来,准备到那什么网吧比赛!”。

    “天明网吧!”张小明笑道。

    “对,天明网吧,明天我们那里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