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朗克叹了口气,向张小明叙说起往事。八一中文网Wくw W√. 8 1√zW.CoM

    原来,普朗克是生活在一片神秘的海域,那片海域叫做守望者之海,那片海域宽阔而又美丽,虽然时不时有海兽还有海贼出现,骚扰经过这片海域的人们,但这片海域却依旧那么的富饶。

    普朗克就是守望者之海南部的海贼船长,他拥有一艘巨大的海盗船,还有一支强悍的队伍,一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队伍。

    然而在一次远征的时候,他们从蓝焰岛出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遇到了狂风暴雨,接着,普朗克船长就来到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

    “所以你就来到我们的世界了?”张小明忍不住问道。

    “不是,而是一个不知名的监狱。”普朗克甩了甩他的大胡子道:“在那个监狱里,我见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法外狂徒’格雷福斯,‘厄运小姐’沙拉,还有‘潮汐海灵’菲兹等等。可是,我的手下们,我却一个都见不到,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遇害……”。

    普朗克船长继续说道:“他们都和我一样,被关了起来,上手脚里都带了镣铐,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像我这样的强盗被抓了,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怎么连沙拉也被抓了?这小妮子可是一个出了名的赏金猎人啊!怎么她也做了犯法的事了?”。

    “由于在牢房里一个守卫也没有,我又被人关得莫名其妙,于是就问他们:‘喂,你们怎么会被抓的?这里是哪里?’。

    第一个回答我的是格雷福斯,他当时还朝我笑了笑说道:‘普朗克,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了,这是哪儿,我哪里知道?!’。

    这时,另一个人也朝我笑道:‘船长,好就不见,怎么不去掠夺别人的东西,而和我们一起关在一起了?’。

    我忙朝那人看去,于是说他是人,倒不如说他是一个魔鬼,他的脸已经不是人的脸,而是一张包着人皮的骷髅头,还是浅蓝色的人皮,后来我知道他的名字,他叫赛恩,也就是你们这里说的‘亡灵勇士’。

    我不过是问个问题,却无缘无故被两个人羞辱,要不是我的手脚戴着镣铐,我早就过去打他们一顿了!

    不过,好再我的嘴巴没有被人给封住,所以就朝他们骂了起来,就在我们相互对骂的时后,沙拉开始说话了,她朝我们骂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就知道在这里斗嘴!也不想想办法出去!’。

    听道沙拉开口,他们便停嘴了,这时我就觉得好奇,怎么他们都这么听那小妮子的话的?于是,我便故意去逗那小妮子:‘沙拉,你不是一直都是做赏金猎人的吗?怎么了,如今也被人关在监狱了?!’。

    沙拉听了,并没有生气,而是冷冷地朝我说了一句:‘你以为这里是监狱?’。

    ‘这里不是监狱?’我当时实在很吃惊,忙问:‘这里不是监狱,那这里又是哪?到底谁把我们给抓了起来,有什么目的?难道都是我们的仇人?’。

    大家都沉默,没有回答,只是在那里唉声叹气,过来好一会,沙拉才道:‘是不是仇人我就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会定期过来将我们这里的人带走,也会带来一些新鲜面孔,不过,带走的人就不会再带回来了……’。

    听到沙拉这么回答,我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对于海兽还是其他大6的强者我都没有这么怕过,毕竟,那些都是你够见到的敌人,至于你见不到的敌人,那就真的很可怕。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你的敌人在想什么,下一步将会对你做什么,敌人的一切都是谜,世界上没有比这样的敌人更可怕了。

    这时,我忍不住问他们:‘你们谁先来的?有没有见过抓我们的人?他们就是是谁?’。

    沙拉这时开口说道:‘我是最先来到这里的,当时这里有有盖伦,德邦,甚至还有德玛西亚的王子。’。

    我听了,不由得吃了一惊,忙问道‘什么,连德玛西亚的王子也来了?他们现在呢?’。

    沙拉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到,我只知道他们被别人带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听到这,我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抖索,抓我们来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连德玛西亚的王子还有他们最有名气的将军都被抓了,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莫非,这里是诺克萨斯的地方!?

    毕竟,也只有这臭名昭著的国度才能做出来这样的手段。

    我于是忙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这时,那个蓝皮肤,瘦得骷髅头一样的人和我说道:‘绝对不是诺克萨斯干的,因为德莱厄斯还有领厄加特也被抓过来了。’。

    我当时听了,更是吃了一惊,毕竟,这德玛西亚还有诺克萨斯的两大派最重要的人物同时被抓,这瓦罗兰大6究竟生了什么事了?!

    我当时满腹疑虑,抓我们这些人的那般神秘人到底有什么阴谋,他们怎么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能够将瓦罗兰大6重要人物都给抓了,他们到底为什么样这样做?他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还有,过来这么多天,怎么就不见我的部下的,他们如今到底人在何处,是生是死?

    就在我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的时候,我就被一群穿着铁甲的人带走了,带到一个充满光的地方。

    一路上,我被他们压着,虽然我不停地问他们问题,问他们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抓我们,我甚至不停地辱骂他们,可他们却一字不提,好像玩偶一样,没有灵魂的人一样。

    我就这么样被他们压着,来到一个很明亮的地方,这地方是一个宽敞的山洞,山洞周围站着不少和他们一样的人,都是穿着铁甲的人。

    这地方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池水,池水是灰色的,正不停地冒着泡沫,加上池水旁有不少巫师正往里面撒一些不知名字的药物,这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我自然忍不住问:‘你们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你们抓了这么多人,你们想把我们怎么样?’。

    可是,无论我问了多少次,他们都好像聋子一样,好像根本就听不见我说的东西一样,这时,我想我恐怕也活不长了,于是索性将他们全部人骂了起来,骂得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就在我骂得口水都要干了的时候,突然一道白色的光由山洞顶部打了下来,这光虽然十分耀眼,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朝这光仔细看了过去。

    光线很强烈,也和温暖,在这宽广的光线里,我似乎看见了有三个人,一个老头,两位少女。

    他们正顺着这光线降下来,降到我不远处的池水对面。等他们到了地面时,那光就消失了。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他们长得什么模样。

    那老人光着头,留着白苍苍的胡子,穿了套白色的教袍,看上去很慈祥,而他左右两旁,各站着一个美女,这两个美女长得一模一样,穿得也一模一样,十分美丽,宛如天上的仙女一样。

    我当时差一点还以为我来到了天堂,毕竟,只有天堂才会有这样的美女,于是我恭敬地朝他们问道:‘这里是哪?你们是谁?’。

    ‘我是Li1y。’左边的那位天使道。

    ‘我是o1ar。’中间那老头道。

    ‘我是Lucy。’右边的那位天使道。

    ‘我们合起来就是LoL。’他们三人一起异口同声地回答道:‘这里是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记好你自己是谁。’。

    他们三个人一起说同样的话,显得十分怪异,听得我寒毛都竖起来了,可想到我可能生命垂危,而他们又是唯一能够回答我问题的人,所以我还是忍不住问:‘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抓我来?你们有什么目的?’。

    ‘这你很快就知道了。’他们三个人还是一起说话,声音又高有低,有尖有细,真的很诡异。

    毕竟,他们三人怎么会同时一起开口的?难道他们的脑袋都是连在一起的吗?所以能够一起说同样的话语?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间,我就被人扔到了池子里,接下来,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我觉得我的身子一下子被分成了好几千万,正不停地和别人战斗。

    我的对手有时候是‘德邦总督’赵信,有时候是‘暮光之眼’慎,总之都是一些瓦罗兰大6的著名人物。

    只是,我们不停地战斗,不停地死亡,又不停地复活,还有,我们一见面总是说一些同样的话,仿佛就是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

    更诡异的是,陪着我们战斗的,居然就是抓着我们的那般神秘人,这些神秘人有的是帮助我的,有的是一见到我就马上攻击我的。

    最诡异的是,有时候,居然是我自己在和自己打。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我突然间醒来了,这时,我就认识了柳残月,也就带你来过来的人。”。

    张小明听道这,忍不住问道:“这都是怎么回事,我听得好像有些糊涂了……”。

    普朗克船长并没有回答,回答张小明的是柳残月。

    柳残月这时说道:“其实,当时我见到了普朗克我真的吓了一跳,那时候还是在十几年前的事,我那时正玩着英雄联盟,玩玩那玩着,突然间我现我操控下的‘海洋之灾’居然停在那儿不动了,当时,我还以为我的鼠标坏了或者键盘坏了,可是,我没有想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