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课上。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班主任大致讲了些学校近期的安排后,便开始见话题转向了张小明同学了。

    班主任姓王,是教语文的,他是一位矮胖的老师,年纪约四五十岁,半白的头早已经谢了顶,模样看起来既威严又慈祥。

    他有很多张脸:

    一张是狰狞的恶脸,那是专门对待他眼里的差生的。

    一张是和蔼的笑脸,那是专门对待他眼中的好学生的。

    一张是平静的脸,那是对其他普通老师的。

    还有一张是殷勤的,充满爱意的脸,那是在有上级领导来视察时,他才会将这张脸卖弄出来,对待所有的同学,哪怕那些他认为的差生……

    如今,他面对着张小明,自然就是那张狰狞的脸,凶恶的脸,仿佛张小明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毕竟,他也是一位很传统的老师,所以很重视学生们的学习成绩比什么都为重要。

    他认为学生的成绩就等于学生的一切,学生来到学校,就只能认真地学习,不能够从事于学习成绩无关的事情。

    甚至他给同学们分座位,也是按照分数高低排名的,成绩好的同学,都做到前面,而成绩差的同学,都往后面靠。

    不管你高矮肥瘦,后面的同学会不会因为前面的同学挡住了视线,没有办法看清楚黑板,他都一概不理。

    因为,他觉得这些成绩差的同学,根本不配坐在前面听课。就算这些差生是受到再好的学习待遇,其实也是浪费,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考上大学。所以,与其浪费机会给这些差同学,何不留给那些积极进取的同学呢?!

    当然,他也知道,没日没夜刻苦读书是一件很烦闷的事情,所以他有时也会鼓励同学参加一些课余活动,不过,他是希望这些同学参加完这些活动后,能够更好的投入学习中来。

    当然,他所谓的学习,不过是试卷上的分数罢了。

    正因为他把分数看得如此重要,所以他容不得别人破坏他的计划,特别是那些坐在最后一排的差生!

    “张小明!你给我出来!”王老师板着脸道:“刚才英语老师给我投诉了,说你打呼噜打到隔壁去了!”。

    “嘻嘻……”。

    同学们一阵低声嘲笑。

    可是,张小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默默地站着,微微地弯着腰,低着头,也不做声。

    毕竟,对于这一切,他已经习惯了,也看惯了,他知道对这老师的批判,最好的回答就是不回答。

    王老师继续说道:“你这实在离谱了点,连续好几个礼拜,都去网吧里玩。其实,你去玩不玩,我是不想管你的,也管不起!我现在也把话和你说明白,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你怎么垃圾那是你的事,这不怪我,你就不要带坏别人,你不考大学别人是要考的!”。

    王老师扫视了班里一眼,叹了口气道:“我真不明白,曾宏,杨栋梁,赵建国,田卫民,你们四个怎么也和他一起疯!你们看,玩啊,玩嘛,上一轮的模拟测试你们考了多少分,比以往跌了多少,你们自己心中有数拿,没有必要让我说吧!”。

    这时,课室里有四名坐在最前排的几位男同学不自主的低着头,而坐在他们身后的其余同学,却不还好意地向他们望了过去,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纷纷低声地议论了起来。

    王老师等同学们的议论的声音稍微大了些的时候,他才道:“好啦,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知错能改,现在继续拼搏,那还是有机会的,千万就不要执迷不悟,还继续沉迷网络游戏!”。

    张小明听到这,心里一阵冷笑,确实,在老师的眼里,玩游戏的就是坏学生,就是不思进取的学生,也是没有前途的学生!

    这样的老师,眼里也只会认为,凡是念书考大学出来工作的,才是正途,至于其他什么中途辍学的,那便是旁门左道。

    可是,微软的比尔盖茨不是中途辍学吗,还有那Facebook的创世人,也不是在读着书的时候就已经开了Fanetbsp;   要是人人都按照老师认为的正路去走,恐怕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微软,也不会有什么Fanetbsp;   虽然老师不理解他,但是,张小明还有其他同学理解他,那些同学学便是刚才老师点名批评的曾宏,杨栋梁,赵建国,田卫明……

    这四位同学虽然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学习成绩优异,可他们都不认为做一名学生,学生的生活里就只有考生升学,还可以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人生!

    还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特别喜欢玩LoL,喜欢这种相互配合,不断调整战术的游戏。

    所以他们常常通过课余时间和张小明一起玩,他们也约定,组成一个队伍,参加网吧里的比赛,并且努力争取赢得冠军!

    毕竟,这网吧里的比赛优胜者,可是有名额可以直接参加本年度全国LoL竞赛中区里的选拔赛。

    无异,只要赢得了冠军,张小明就可以往他的理想迈进一步!

    就在张小明想得出神的时候,突然间,老师说道:“好了,现在你们出来吧!”。

    出来?

    出什么来?

    张小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刚才也不知道听漏了什么东西。

    这时,一位高高瘦瘦,戴着四方眼镜的男同学从座位上走了出来,他缓缓地走到讲台上,拿起手中的草稿,念道:“我曾宏从今以后,不再和张小明玩游戏,一定好好复习……”。

    张小明吃惊地望着曾宏,他不敢相信,宏居然会写这样的保证书!想当初,宏可是宁愿晚餐少吃一个肉,饿着肚子,也要剩下钱和张小明一起去网吧练习的啊!

    可是,另他吃惊的并不只有曾宏。

    很快,曾同学念完了他的保证书后,一名皮肤黑黝黝的,身材结实的男同学也走到讲台,他也像宏那样,拿着手中的草稿,一字一句地大声念道:“我杨栋梁从今以后,不再和……”。

    张小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想不到杨栋梁居然也会叛变!

    毕竟,当初这一款游戏可是他介绍给小明的啊!

    而且,也是他和小明开玩笑,让小明去但LoL的职业玩家的啊!

    怎么如今他却不和小明再一起拼斗呢?!

    张小明见此,心已经开始碎了,他再也不能看下去了……

    可是,没人理会他,昔日和他一起奋战LoL的同学,只是匆匆忙忙的念完稿后,连望也不望小明一眼,就回到座位上静静地呆着……

    杨栋梁如此,赵建国,田卫民也如此。

    等他们一一念完后,张小明的心彻底地碎了!

    不仅如此,他的支离破碎的心还被人碾成粉末,烧成灰烬,而等这灰烬淹没在这一声声的冷眼和嘲笑时,这堆灰烬便化成了一堆怒火,一堆熊熊燃烧的怒火!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张小明终于开口大声问道:“我们可是约好了,要一起参加比赛的啊!难道你们忘了吗?!”。

    张小明自内心的呐喊,并没有任何人回答。

    课室很安静,出奇的安静。

    似乎,在这群师生眼中,他不过是一个疯子。

    疯子提出来的问题,自然没有人会回答。

    不过,依旧会有一些喜欢看热闹的人还是会回答的。

    这时,王老师开口道:“为什么?哼,你们是想玩游戏玩一辈子,还是想考个好大学?!”。

    “考上好大学!”。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其中,回答得最响亮的便是那和张小明一起玩的四名同学。

    这时,张小明终于明白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他那团火也就熄灭了……

    他的希望也扑灭了……

    毕竟,LoL比赛中,讲究的是团队精神,团队配合,如果没有队友的协助,哪怕你操控的英雄再怎么厉害,也无法赢得比赛!

    何况,你根本没有队友!

    LoL是团队竞技,从来都是5V5,并没有试过什么1V5的,因为系统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模式。假设系统支持1V5,就算你再怎么神奇,也会被对方疯狂虐死!

    所以,如今那四位同学都不参加比赛,张小明又有什么资格够参加?!

    他的计划再好,也会被打乱。

    张小明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这一节班会课的,他如今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他不知道怎么样背起书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拖着沉重的步子,带着绝望的心情,一步,一步地回家去……

    路上,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了头,虽然不同,但是这感觉似曾相识,于是本能地四处寻找,果然,不远处的地上有一团纸团。

    他看了看四周,周围虽然没有多少人,可是却有他不想见的人,因为他看见了杨栋梁一边和王老师走着,一边低头恳切地表示悔改……

    张小明叹了口气,顺手地捡起那团,这时,他突然现,不远处的杨栋梁趁老师不注意,突然朝他做了做鬼脸!

    纸团?!

    鬼脸?!

    对!

    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杨栋梁又何尝不是经常和张小明传纸条的?!

    而且每次传纸条时,他又不是经常做鬼脸的?!

    对!

    纸团!

    这纸团一定写了什么!

    张小明忙打开来看,虽然上面只是寥寥几句,又是脏话满天,可却把张小明感动得快要哭了!

    因为,这纸团写着:

    傻笔!

    班会课你这么大声搞屁啊!

    你找死啊!

    你个猪脑袋!

    你以为我们不会去比赛吗?!

    拜托,我们练习了那么就为的是什么?!

    放心,我们一定去,不过安全起见,我们要装得不那么熟就是啦!

    不然那死老王又去我们家家访,找我们麻烦!

    所以,你个傻笔醒目一点!

    五月一号,不见不散!
最近阅读